你的位置:主页 > 力帆 >

因汽车质量存在严重问题力帆系两家公司对簿公

2020-04-09 20:09      点击:

  近日,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两则公告,将力帆汽车再次推向公众视野。

  4月2日、3日,力帆实业(集团)连续发布《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涉及仲裁的公告》和《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涉及仲裁的进展公告》,表示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下称“力帆乘用车”),已于近期收到了重庆仲裁委员会送达的《重庆仲裁委员会参加仲裁通知书》、《仲裁申请书》等法律文书。

  公告显示,力帆乘用车因与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下称“盼达租赁”)出现买卖合同纠纷,盼达租赁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向力帆乘用车赔偿7.98亿元。重庆仲裁委员会已受理该项仲裁申请。

  对于案件的进展,力帆实业(集团)在4月3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公司已于4月2日到仲裁庭积极应诉。后由于搜集证据等原因,案件获准休庭。

  盼达汽车成立于2015年5月,是由力帆控股战略投资的新能源汽车出行平台,主打新能源汽车的分时租赁服务,平台目前主要采用其定制版的力帆330EV纯电动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在150-200公里之间,采用分时计费的模式。

  公告显示,盼达租赁因运营需要,需向力帆乘用车购买大批量的新能源汽车,双方在2015年6月25日签订了《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框架协议》。框架协议签订后,双方及其指定公司就购买新能源汽车订了详细的《购销合同》,2015年至2018年期间,双方及其指定公司共计签订《购销合同》22 份,购买车辆近万台。

  但力帆乘用车完成多批次交付后,盼达租赁发现这些新能源汽车在运营过程中存在电池严重衰退、设计缺陷等严重质量问题,导致大部分车辆出现故障需长期维修,甚至出现无法运营的问题,造成严重损失。

  于是感觉“被坑”的盼达租赁随后向力帆乘用车索赔7.98亿元,其中包含资产损失6.14亿元、营收损失1.6亿元、交强险损失2218.61万元以及市场租赁停车场的租金损失198.91万元。

  查询相关资料后我们发现,力帆股份、力帆乘用车、盼达租赁三家公司的关系并不疏远,甚至可以用“一家人”来形容。

  企查查数据显示,力帆乘用车是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100%控股子公司,尹明善家族持股约为42.42%。

  而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为重庆汇洋控股有限公司、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公司股比总和为81%。简单来说,盼达租赁也是尹明善说了算。

  所以,盼达起诉力帆乘用车,就有些意思了。就像是老大老二打架,家长没协调好,闹到了法院的感觉。

  由此也可以推测,力帆系内部股东之间闹的也有些不愉快。大股东的不作为,企业业绩的滑坡,小股东们估计颇有怨言。

  当然,这也不排除是企业内部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而进行的骚操作。这方面,笔者就没法去分析了。

  理想汽车于2018年12月斥资6.5亿元收购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力帆汽车”),后改名重庆理想智造汽车有限公司。此后这一公司就麻烦不断,先后多次因历史遗留问题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累计超3523万,执行法院为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等。

  李想当然知道力帆系目前的处境,因此在决定“购买”汽车生产资质之前,就做了周密安排。在早前的收购事宜中,针对力帆汽车所负担的债权债务,力帆股份与理想汽车早已做了书面约定:收购前发生的所有债权债务均由力帆集团承担。据此约定,即便是相关企业涉案,后期案件的处理也将由力帆股份负责。

  实际上,理想汽车早就与力帆系划清了界限。时至今日,理想汽车已经把当初的力帆汽车资质抽走,将“壳”还给了力帆系。

  收购一年后,理想汽车已将重庆理想智造(原名“力帆汽车”)的全部股权,归还给了力帆系的力帆控股,这一操作与其他购买生产资质的新造车企业大不相同。2019年12月,工信部公布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第326批)中显示,理想汽车已将买到手的生产资质由“重庆理想智造汽车有限公司”,变更到了“重庆理想汽车有限公司”,彻底与力帆系撇清了关系。

  因此,此次力帆股份、力帆乘用车、盼达租赁的三方纠纷,与理想汽车并没直接交集。3月中旬,力帆控股退出重庆理想智造股东行列,将股权转给了重庆满旺机械配件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满旺机械”)。

  有业内人士认为,理想智造股东变更的过程中有力帆控股的进入,这可以保障理想汽车与力帆汽车不再有瓜葛,而随着力帆控股的退出,理想汽车与力帆汽车就更加没有关系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此次涉事的力帆乘用车,和李想当初收购的“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本来就不是一个主体。

  近年来,关于“力帆倒闭”的传闻接连不断,各种压力席卷而至,包括销量大跌、工厂停工、经销商维权,百亿负债等等,都让昔日的家族企业背负了太多艰难,财务状况频频告急,以至于2019年12月17日到期的1000万元以及2018年7月6日到期的3.79亿元,力帆均无法归还。

  3月20日,力帆股份因“16力帆02”债券违约一事连发两份公告,公告显示力帆股份“16力帆02”债券的发行日期为2016年3月15日,彼时,力帆股份获批的债券总额不超过20亿元,实际发行债券11亿元,债券有效期4年。截至2020年3月15日,共有5.303亿元债券因无法按时兑现而逾期。

  力帆股份也因债券违约一事,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C”,力帆股份恐怕很难借助银行贷款、发放债券等常规筹资手段缓解债务压力、补充运营资金。因未能按期兑付债券本息,自2020年3月16日起,“16力帆02”公司债券将在固定收益证券综合电子平台停牌。

  力帆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债券停牌期间,公司将通过集中资源发展优势产业、精细化管理成本、加速资金回笼等多途径筹集债务资金,并积极与债权人寻求和解方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