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力帆 >

谁是第二个东风雷诺?

2020-04-21 21:11      点击:

  如果将电影里的荒岛设定在车市,这个本来就硝烟弥漫的战场,借用《大逃杀》里的经典台词来形容今天战场的模样,恐怕是再适合不过。

  从雷诺的“闪离”开始,车市就向我们释放出一个信号:“杀戮”模式已经启动,还会有人继续离场。

  2013年12月16日,东风与雷诺举行合资公司的签约仪式。从此,雷诺“退出中国”的言论之风就未曾停歇过,在类似于“线”的常规菜单里雷诺摸爬滚打,形成了一套自己熟知于心的造势模板。或许,雷诺集团公关部每年说的最多的词就是“假的”“不退”,将辟谣养成了习惯。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就在雷诺刚刚常规性吃完自家瓜,回应“具有长远发展”之后,“房子”却塌了。2020年4月14日中午12点,东风集团股份发布公告,雷诺拟将其持有的东风雷诺50%股权转让给东风集团股份,东风雷诺则停止雷诺品牌相关业务活动。

  如果说,此前摸不透的“长远发展”,只见数字增长的资金投入,外加着重于服务的战略布局,这“三宝”可供论战,那么“离婚”就是将过往所有曾粉饰过的太平,都直接置于这春日骄阳之下。

  2016年投放新车,2017年市场顶峰,2018年、2019年连续下滑,后生入场,不合时机的诞生,错过天时;不适用于中国的激进策略,一度加速工厂投资却不看营销和产能,无人为销量结果负责,价格刺激失灵,错过地利;在市场竞争最激烈的三年里,管理团队流失,营销团队放任,人事变动频繁,错过人和。

  换个角度来说,这一系列的“错过”,或许都可以归结为一句:坐以待毙。曾经用10个月让销量达到6万辆,大幅攀升的甜头让雷诺迷失在“我本优秀”的幻境里,任凭业内外专家苦口婆心的条条剖析,换来的或许是,听了但是也只是停留于听了。

  2019年东风雷诺的营业利润为负15.72亿元人民币,2020年第一季度销量仅有672辆,营业利润为负2.29亿元人民币。随着国内市场的质变发酵,“断舍离”和“做不下去”的舆论,在雷诺小宇宙里的每一寸焦土上短兵相见。

  不过,究竟是“断舍离”还是“做不下去”其实于现在的雷诺来说,并不重要。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经济衰退,每天高额亏损,恐将朝不保夕之后,缩减成本自然而然成为雷诺当前保持“体力”的最佳方式,毕竟又有什么能比得上活着?

  一季度销量下滑?我们是受“疫情冲击”。千篇一律的回应文案,疫情成为当下推脱责任最好用的万金油。

  从疫情开始,关于国内自主品牌的舆论就分成了鲜明两面。一面,疫情冲击,市场稀薄,销量急不得;另一面,疫情加速洗牌,优胜劣汰才是众望所归。无论是乐观还是悲观,当疫情冲击,便注定了车市对于产品不优者的天然排斥。

  以跨界先行者力帆来说,其一季度累计销售传统乘用车326辆,同比下滑97.85%,新能源汽车累计销售37辆,同比下滑94.6%。更惨痛的是,4月1日,力帆被曝出其与大股东子公司盼达汽车存在买卖合同纠纷,并要求力帆乘用车赔偿7.98亿元。曾经的哥俩携手向前走,如今却迎来“终究是错付”的局面。

  不论是全年亏损的49.81亿,还是累计诉讼(仲裁)的8.07亿元,即便如今力帆想要重新“骑上”心爱的小摩托,也逃不过生命里不能承受的巨额债务之重,横竖都是在短期内看不到春暖花开,再发新枝。

  坐以待毙的等,等报复性消费,等政策导向,等春暖花开,力帆的现金流能等的下去?

  力帆等不等的下去我们尚不得知,不过,那些烧钱赛火箭的新能源们可能是等不下去了,例如前途未卜的前途汽车。

  近期,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被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一直未曾变动过的累计销量156辆,1月25日之后就未曾更新过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各种忽悠愿员工离职、拖欠工资等等频出的负面新闻。原本就未能把握住新能源风口,又受到疫情暴击,失去了资本青睐的前途汽车,靠什么等春来?下一次前途汽车的微信、微博更新又是何时?

  截止至汽车头条APP发稿前,前途汽车并未有对近期负面消息做出任何回应和相应措施,依旧是雷同的“按兵不动”。

  相较于有车的前途,至今未能量产的奇点汽车恐怕就更困难了,以至于开启了副业模式,做测温仪。3月16日安徽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公司经营范围新增了测温仪及监控系统研发、生产、销售及进出口贸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