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力帆 >

兄弟互掐、亏损加剧力帆已无力回天

2020-05-11 16:49      点击:

  身处困境之中的力帆,虽已徘徊在死亡边缘,但依旧深陷在诸多不期而至的诉讼纠纷中。而从2018年陷入销量漩涡以来,面对供应商、经销商,乃至集团旗下兄弟企业的一笔笔高额债务,不知变卖家产度日的力帆,还有何种手段来解决这些糟心事?

  5月6日,在距离重庆盼达汽车有限公司状告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一个月后,力帆股份终于对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此次纠纷的问询给出了回复。在这份长达20多页的回复函中,我们不难看出,力帆并不否认盼达汽车的索赔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只是早在4月2日首次开庭日,就盼达汽车针对所陈述的仲裁请求、事实理由出示相应证据,力帆乘用车其实就已经进行了抗辩。到了4月13日的二次开庭,后者又对盼达汽车举示的证据进行了质证。

  可以说,近一个月来,为自证清白,或为尽可能减少对上市公司的生产经营影响,最大限度维护上市公司利益,力帆股份已然使出了浑身解数。

  从案件本身来看,早在2015年6月25日,因运营需要,盼达汽车和力帆乘用车签订了《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框架协议》,以便购买大批量新能源汽车。随后在2015年至2018年间,双方及其指定公司共计签订《购销合同》22 份,购买力帆新能源车近万辆。

  而这看似并无不妥的操作,随着所购车辆在运营过程中出现电池严重衰减、设计缺陷等严重的产品质量问题,双方间的战火便越撩越旺。尤其在大部分车辆出现长期难以消除的故障,并致使盼达汽车的租赁业务无法正常展开后,蒙受大量损失的盼达汽车终于忍无可忍了。

  为此,在2018年9月26日,双方就签订了《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补充协议》,约定交付车辆出现质量问题需维修造成停运的,每停运一天,力帆乘用车应按110元/车赔偿盼达汽车营收损失,同时该补充协议还制定了包含停运车辆的交强险损失、拖车损失、停车损失等。

  据数据统计,2018年至2019年期间,双方在往来函件中确认,因车辆质量问题,力帆乘用车应赔偿盼达汽车资产损失6.14亿元,营收损失1.6亿元,交强险损失2218.61万元,租赁停车场的租金损失198.91万元,总计7.98亿元。

  可实际情况却是,尽管力帆股份认为盼达汽车索赔尚属合理,但其至今未与盼达汽车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尤其在对盼达借因故障引起的故障车次、未运营天数所造成的损失要求赔偿,力帆的态度很明确,并不认可。

  其实据力帆股份提供的数据显示,整个合作期间,力帆乘用车及其关联公司共计向盼达汽车销售 9907 台整车,销售金额虽然高达 100019.68 万元,然而平均计算下来,力帆向盼达汽车销售的汽车均价仅10.1万元。而这一金额几乎和盼达要求的每辆车平均赔偿8.1万元相差无几。

  这样一来,无论盼达汽车和力帆乘用车之间达成了多少既定协议,就算前者已多次向力帆乘用车催收,一旦在这上面无法达成共识,力帆方面暂时都难以拿出相应的赔偿款。当然,这种种迹象其实都在表明,由于本身不容乐观的经营现状,力帆为自身利益极力举证实为正常举动。

  但另一方面,对于外界而言,鉴于纠纷双方同为力帆汽车子公司,却无法排除力帆股份有通过盼达汽车转移上市公司资产,从而达到以赔偿为由头向实控人利益倾斜的可能。事实上,力帆的确未对此次上交所关于“是否存在通过本次仲裁抵销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对于公司相关债务的安排或计划”的问题做出正面回复。

  此外,为了进一步证明盼达汽车与力帆乘用车签订的的赔偿协议符合行业规则。盼达也以针对其他供应商提出的赔偿标准高于此次赔偿要求的说辞,从侧面进行回应。

  也许时至今日,力帆乘用车与盼达汽车的纠纷中藏着诸多无法详知的细节。可从单方面来论,要想让现在已自身难保的力帆乘用车,即刻拿出该有的态度其实根本不现实。

  倘若将时间再往前推,以力帆股份业绩报表为参考,力帆汽车的资金链早已面临着巨大的考验。2016-2018年,力帆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为负,最高亏损额约26.13亿元。

  而为了避免被ST,力帆股份更是在2018年连续两次变卖资产。除了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外,力帆股份还在同年12月,将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人民币6.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车和家,即现在的理想汽车。

  自此之后,现实的残酷丝毫依旧未对这样的力帆手下留情。整个2019年度,力帆汽车生产传统乘用和新能源汽车分别为18,598辆和2,888辆,同比下跌78.68%、71.12%;累计销售新车分别为22,536辆和3,091辆,同比下跌75.52%、69.49%。换句话说,力帆汽车乘用车业务早已是濒临停摆。

  在此种糟糕的市场表现下,力帆在2019年的营收仅为74.5亿元,同比下滑32.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直接升至46.82亿元,同比下降1950.83%。

  更甚的是,从去年年初开始,力帆乘用车和力帆实业均面临了众多开庭公告。其中力帆乘用车共被列为被执行人次数多达20次,力帆实业高达6次,案由主要为买卖合同纠纷、票据追索权纠纷以及劳动争议。这样来看,盼达汽车也只不过是这无数追债者中一份子。

  或许到这个阶段,作为重庆当地较大的地方企业,重庆政府也不得不出于保护整个产业链的完整性,召集地方金融办及相关银行机构债权人等,助力帆组织成立了“债委会”,并要求各银行“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全力抢救濒死的力帆。

  可从进入2020年以来,随着车市不安的情绪持续扩散,力帆似乎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其一季度财报显示,力帆股份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约5.6亿元,同比下降74.88%。而与同期相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进一步扩大至1.97亿元。销量方面,力帆一季度累计销售不过500辆的成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相信此刻,无论盼达汽车是否能达到自己的诉求,还是力帆股份的权益人想借此转移资产自救成真,对于力帆来说,都不是重点。只不过事到如今,在尝试了所有自救方式后依旧难以摆脱困境,真的很难想出,还有谁能有足够的实力去给予力帆真正的帮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