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力帆 >

力帆股份回复与盼达纠纷 否认向实控人利益倾斜

2020-05-11 16:49      点击:

  4月初,因汽车质量存在严重问题,力帆股份收到关于兄弟公司的8亿元仲裁,公司的相关事项也受到交易所问询。5月6日晚间力帆股份回复了交易所问询,介绍了双方签订采购合同及补充协议的情况,公司也否认了上交所问询中关于“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利益倾斜,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利用控制地位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等情形。

  对于与盼达汽车的销售数量,力帆股份介绍,从2015年至2018年,盼达汽车及其子公司向力帆乘用车、力帆汽车销售及关联公司共计采购9507辆,采购金额97569.68万元;通过力帆经销商向盼达汽车销售400辆力帆牌新能源汽车,销售金额2450万元。上述共计签订合同涉及各类车型15191台,实际执行合同共计9907台,执行金额10亿元。根据力帆股份介绍,这些资金已经在会计处理方面确认销售收入,而且上述协议未设定第三方担保、购买保险等相关条款安排。

  另外,根据双方之前签订的采购框架协议约定,标的车整车质保3年或6万公里,电池、电机、电控系统质保期为8年或12万公里。质保期间,标的车出现故障由乙方免费维修。因标的车发生质量问题,导致标的车无法使用(包括但不限于无法行驶,不能达到营运条件)乙方应赔偿甲方资产损失。乙方还应当赔偿甲方维修期间的营运损失、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责任保险费损失、施救费损失等。

  通过回复也可以看出,双方针对上述问题已经进行过两轮讨论并签署相关协议。2018年9月20日力帆乘用车在力帆乘用车会议室组织召开专题讨论会,后经双方沟通后,于2018年9月26日签署了《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补充协议》,约定了相关营收损失、资产损失、交强险损失等一系列损失。2019年7月30日力帆乘用车与盼达汽车在力帆乘用车会议室签署《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补充协议(二)》,其中提到协商不成的,因标的车所产生的所有纠纷,协议双方均可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

  不过,力帆股份并未就上述补充协议进行披露,在回复中公司解释称,主要是考虑公司每年已计划与盼达汽车发生车辆销售的关联交易,并已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

  值得一提的是,涉诉的双方——盼达汽车与力帆乘用车,以及控股公司力帆股份三者可谓称得上是“一家人”。

  力帆乘用车是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100%控股子公司,尹明善家族持股约为42.42%;盼达汽车成立于2015年5月,是由力帆股份战略投资的新能源汽车出行平台,主打新能源汽车的分时租赁服务,主要股东为重庆汇洋控股有限公司、力帆股份有限公司、力帆股份,三家公司股比总和为81%,这三家公司也同是尹明善家族所控制公司;另外,尹明善家族也正是上市公司力帆股份的实控人。

  而且上交所也关注到,前期信息披露中,力帆股份存在对于控股股东的违规担保,涉及违规担保金额5.5亿元,目前仍未解决问题。因此在之前的上交所问询中,也指出盼达汽车向公司提出大额赔偿仲裁要求,是否存在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利益倾斜的情形,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利用控制地位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另外上交所还要求说明盼达汽车就赔偿事宜提出仲裁申请的主要考虑,是否存在通过本次仲裁抵销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对于公司相关债务的安排或计划。

  力帆股份对上述情况在回复中给予了否认,并指出,自2018年6月开始,盼达汽车运营的力帆牌新能源汽车的质量问题开始严重影响运营效率,维修、下线整改使得可运营车辆锐减,运营时间及运营里程大幅下降,2019年相较2018年,运营里程下降约1.5亿公里。用户用车需求得不到基本保障。在2019年被迫缩减运营站点后,失去用车便利性的用户开始大规模挤兑存入盼达的用车保证金,受挤兑而导致出现保证金延期退还,引发了严重的客户投诉舆情。受此影响,盼达汽车运营订单量断崖式下滑,产生了巨大的营收损失、资产减值损失、保费损失及车辆集中停放租金损失等。

  力帆股份还指出,据盼达汽车表示,本次向公司提出大额赔偿仲裁要求是基于汽车质量问题的客观事实,而依法做出的维权行为。盼达汽车作为独立的市场主体,为维持公司日常运营,保障用户的利益,本次仲裁提请是希望能够获得部分资金用于化解用户的保证金兑付问题,以缓解保证金客户投诉舆情给社会带来的不良影响;同时希望能够冲抵欠付力帆牌新能源汽车车辆采购款,并希望利于盼达汽车化解其自身面临的各项债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