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力帆 >

力帆股份“内斗”疑云:兄弟公司为8亿“互掐”

2020-05-14 03:17      点击:

  近日,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乘用车”)于近日收到重庆仲裁委员会作出的裁决书。

  根据裁决结果,力帆乘用车将向重庆盼达租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盼达租车”)赔偿资产损失、营收损失等共计约7.83亿元,并承担本案仲裁费约326.64万元。

  此前的2020年4月,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力帆乘用车与盼达租车存在买卖合同纠纷,盼达租车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力帆乘用车赔偿7.98亿元。

  据了解,力帆乘用车是力帆股份旗下100%控股子公司,尹明善家族持股约为42.42%。盼达租车成立于2015年5月,是由力帆股份战略投资的新能源汽车出行平台,主打新能源汽车的分时租赁服务。这意味着,盼达租车与力帆乘用车的纠纷,实际是“兄弟公司”间的内斗。

  对于此次纠纷的细节和影响,力帆股份方面告诉时间财经,目前尚无进一步回复。

  据了解,盼达租车是“盼达用车”的运营主体。作为力帆的出行平台,盼达用车于2015年11月上线运营,主营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所用车型大多为力帆新能源生产的力帆330EV。

  公告显示,从 2015 年至 2018 年,盼达租车及其子公司向力帆乘用车、力帆汽车销售及关联公司共计采购 9507 辆,采购金额9.75亿元;通过力帆经销商向盼达租车销售 400 辆力帆牌新能源汽车,销售金额 2450 万元。上述共计签订合同涉及各类车型 1.51万辆,实际执行合同共计 9907辆,执行金额 10亿元(不含新能源汽车国家财政补贴 3.33亿元)。

  这也让盼达租车成为力帆乘用车的“大客户”。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力帆股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分别为1.48万辆、0.55万辆、0.77万辆、1万辆,累计3.83万辆。这也意味着,盼达用车的订单占到力帆股份新能源销量的25.9%。受到新能源汽车补贴下滑,以及盼达用车订单的减少,2019年力帆股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幅减少,仅有3091辆,同比下跌70%。

  但盼达租车表示,在购买车辆后,车在运营过程中出现电池严重衰减、设计缺陷等严重质量问题,导致大部分车辆出现故障需长期维修、甚至无法运营问题,给盼达租车造成了严重损失,车均运营效率只有长安奔奔 EV、奇瑞小蚂蚁 EV 的 70%。

  根据双方的《工作联系函》表明,截至2020年3月,盼达租车无法正常营运车辆数量为9669辆,占到盼达租车采购力帆乘用车汽车的97%。

  对此,2018年9月,双方针对盼达租车的损失赔偿签订了《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补充协议》,约定标的车出现质量问题需维修造成停运的,每停运一天,力帆乘用车应按110元/车赔偿营收损失等多项赔偿措施。

  2018年至2019年期间,双方在往来函件中确认,力帆乘用车应赔偿盼达租车资产损失6.14亿元、营收损失1.6亿元、交强险损失2218.61万元以及市场租赁停车场的租金损失198.91万元,共计7.98亿元。随后,盼达租车多次向力帆乘用车催收,但力帆乘用车一直未赔偿,因此提起仲裁。

  不过,此次纠纷仍有不少疑点。天衡会计师事务所在力帆股份2019年年报中表示,盼达租车向重庆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申请力帆乘用车向其赔偿7.98亿元。他们未能就该事项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从而无法判断该事项对力帆股份2019年度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的影响。

  与此同时,力帆股份在2019年末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8.97亿元。会计师事务所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从而无法判断力帆股份未来是否能够产生足够的应纳税所得额。这导致力帆股份的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

  为何“兄弟公司”出现大额纠纷?部分网友表示,盼达汽车对力帆乘用车的索赔,是在力帆股份陷入资金危机背景下的一种资产保全策略。

  年报显示,2019年力帆股份营收74亿元,同比下滑32.35%,净利润亏损46.8亿元,同比下降1950%;截至2019年12月底,力帆股份已逾期债务16.79亿元,作为被告未决诉讼达564项,涉诉金额20亿元;资产负债率从2018年的72.94%上升到2019年的85.4%,明显高于行业水平。

  与此同时,力帆股份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6.16亿股股份被轮候冻结,占其持股总数的 97.28%,占总股本的45.96%。冻结期到2022年7月。

  进入2020年,力帆股份情况依旧没有改善。一季度,力帆股份营收约5.6亿元,同比下降74.9%;净利润亏损1.97亿元,同期则亏损0.97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销量方面,力帆一季度累计销售传统乘用车326辆,同比下滑97.85%;销售新能源汽车仅37辆,同比下滑94.6%。

  针对此次纠纷,上海证券交易所也要求力帆股份说明该赔偿的合理性。盼达租车回应称,此次提出大额仲裁赔偿,不存在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利益倾斜的情形,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也不存在利用控制地位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但对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是否存在通过本次仲裁抵销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对于公司相关债务的安排或计划”,力帆股份并未正面回复,仅表示盼达租车申请仲裁所获得的资金,将用于化解用户的保证金兑付问题,冲抵欠付力帆牌新能源汽车车辆采购款,以及化解盼达租车自身面临的各项债务。

  在《公告》中,力帆股份坦承,“目前公司运营资金紧张,若本次仲裁裁定公司需向盼达租车赔偿损失,将对公司生产经营资金流动性产生不利影响,对公司产品声誉也会产生不利影响”。

  2019年,盼达用车被迫缩减运营站点后,开始陷入挤兑风波,无法退还保证金,引发了严重的客户投诉。即便如今获赔7.83亿元,或依旧杯水车薪。(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