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力帆汽车 >

尹明善“跑了”力帆汽车“改朝换代”

2020-05-11 16:47      点击:

  尹明善曾讲过,力帆造汽车是知难而进,但也不是莽汉,我们的策略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

  2017年10月30日,在力帆股份股东大会上,一身深蓝色中山装的尹明善正式宣告卸任董事长职位,当时他对媒体称,将要去过“流连于书斋,忘形于山水”的生活。

  然而,理想并未照进现实,尹明善卸任的第二年,力帆汽车的经营便出现了问题,还一度深陷“破产”风波,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力帆集团大门口每天都有大量的供应商拉横幅要债。

  到了2019年,力帆集团发布的半年报中,亏损已经不忍直视了,半年下来力帆亏了9.47亿元,同比大减859.98%。

  同年11月,央视报道力帆汽车所在的总部,重庆北碚区生产基地已经处于半停工状态了,员工称已经两个月没有发工资了,与此同时,力帆汽车的业绩也被爆出暴跌了20倍。

  短短两年的时间,力帆汽车犹如坐过山车一般,从辉煌跌入谷底。到2019年年底,力帆股价已经跌破3元,成为了人人敬而远之的“危险股”。

  纵观2019年全年,力帆累计销售2.25万辆传统乘用车、3091辆新能源汽车和60.85万辆摩托车,销量分别同比下降75.52%、69.49%和9.95%。

  净利润亏损高达46.8亿元,同比下降1950.83%,这个下滑幅度可以说前无古人。

  进入2020年,疫情的到来让力帆汽车更是雪上加霜。2月份产销实现了双零的记录:

  相比之下,力帆摩托车在2月份销量同比暴涨了101.96%,并且2月22日力帆接到了5亿元的摩托车订单。

  虽然2月份有疫情和春节因素的影响,但如此巨大的差异冥冥中也在暗示力帆立根之本的摩托车才是正道,半路出家的汽车只会是邯郸学步。

  总体看,今年一季度力帆实现营收5.6亿元,同比下降74.88%。净利润亏损1.97亿元,同期则亏损0.97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看到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亏成这个熊样子,尹明善哪还有心情沉浸于闲云野鹤般的生活,82岁的老爷子不得不重出江湖,试图扭转大局。

  然而,就在公司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力帆内部又开始了“窝里斗”,出现“自己告自己”的尴尬局面。

  4月2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力帆乘用车收到重庆仲裁委员会的仲裁受理通知书,因买卖合同纠纷,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盼达汽车”)要求力帆乘用车赔偿:

  原因是,2015年至2018年期间,力帆乘用车和盼达汽车及其指定公司共计签订《购销合同》22份,购买力帆乘用车的新能源车辆近万台,但所购车辆在运营过程中却出现电池严重衰减、设计缺陷等严重质量问题,导致大部分车辆出现故障,需长期维修,甚至无法运营,造成了严重损失。

  力帆乘用车和盼达汽车曾在2018年9月签订协议,约定标的车因质量问题造成停运,“每停运一天,按110元/车赔偿营收损失”,同时双方还达成了在交强险、拖车和停车等方面的赔偿协议。

  经计算,力帆乘用车应赔偿盼达用车资产损失6.14亿元、营收损失1.61亿元、交强险损失2218.61万元,以及租赁停车场的租金损失198.91万元,总计7.98亿元。

  盼达汽车多次催收无果,所以才诉求仲裁。这里不得不提的是,盼达汽车和力帆乘用车同为力帆股份的子公司,也就是说,一个娘生的亲兄弟掐起来了。

  汽车生产企业和共享汽车企业配合“自产自销”在业内并不罕见,不少新能源车企成立了汽车租赁平台,以提高销量,扩大产业布局,但鲜有公司将矛盾摆到明面且对簿公堂。

  这一非常规操作也引来外界诸多质疑,上交所发来问询函,要求力帆股份说明情况。上交所认为,所谓赔偿,有利益倾斜嫌疑,不排除转移资产的可能。

  回望尹明善过去的经历,他在每个关键节点的选择确实有其高明之处,似乎天生就具备“逆天改命”的基因。

  1958年即将参加高考的时候,因为是地主出身,尹明善被划为送到工厂劳改,随后又被发配到劳改农场,而这一过就是20年。直到1979年,尹明善才被平反,这一年尹明善41岁。

  尹明善因为在劳改的日子里跟着老教授学会了英语,所以平反后就在重庆合成化工厂当英语翻译员和老师,后来还做过出版社编辑、出版社副社长。

  尹明善拥有商业头脑最直接的体现是来到重庆国际技术咨询公司当总经理,仅用了一年,他就帮这家国企实现扭亏为盈。

  有了运营公司的经验后,尹明善想在商场上大展拳脚,在他47岁那一年,毅然辞职下海创业。在中国,英语老师辞职下海创业,通常都会造出一番大事业,前有尹明善,后有马云、俞敏洪和罗永浩。

  下海的尹明善选择了做出版业,他瞄准了中学生辅导书市场,推出了中学生“一角钱”丛书,这套书一共买了3000万册,为尹明善赚来了60万元。

  怀揣着这第一桶金,尹明善却放弃了继续做书刊出版,因为他觉得这个行业做不大,所以尹明善选择去四川外语学院继续学习,一边学习一边寻找下一个财富机会。

  1991年的一天,尹明善从校办摩托车厂负责人口中得知,他们每月需要数百台发动机,但当时的摩托车发动机不好找,要么日本进口要么河南购买,前后贵后者质量差。

  尹明善经过市场调查后觉得这是个商机,于是在第二年就创立了轰达研究所,开始制造摩托车发动机。

  至于为什么要叫轰达,尹明善说这是源于“马达轰的一响,就可以到达了”的老百姓感受,但老实说是个人都会觉得这就是Honda本田的发音。

  后来,从1997年开始轰达就逐渐改名力帆,原因是正版本田公司不断在送警告信和律师函。

  轰达研究所在短短9年内共售出184万台发动机,销售收入38亿元,实现了这个领域的全球第一。而尹明善也在短短7年中聚敛起了上亿的财富。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开始了发展新阶段。这一年,尹明善以5.2亿元的总资产,连续两年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进入世贸组织后,国内汽车价格也随之平民化,这使得汽车销量开始上升。汽车价格下探,必然会影响摩托车的销量,到2002年力帆的摩托车事业增长出现停滞。

  刚开始力帆希望挂靠在国有汽车企业下,以求换来汽车生产资质,但一汽、东风和长安这些大哥自然是没工夫搭理上门拜师的小弟,无奈之下力帆只能选择买下有资质的汽车厂。

  2003年8月,力帆收购了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80%的股份,走出了造车漫漫长路的第一步。

  在2002-2003年间,进入汽车行业的资本并不止力帆一家,美的、奥克斯、格林柯尔、波导、比亚迪都在这个节点出手开始进入汽车圈。

  虽然2003年8月才开始造车,但力帆的第一款产品520在2004年12月就下线了,造车速度可以说是相当快了。

  一年后,力帆成功闯关取得轿车生产资质(此前收购的汽车厂并没有轿车类资质),有了这个准生证力帆才正式开始上市销售。

  2006年1月,力帆520正式上市销售,但不幸的是,尹明善遇上了比他更狠的王传福。

  比亚迪2005年就推出了F3,这可是比亚迪红遍大江南北的功臣:虽然顶着抄袭丰田花冠的恶誉(其实也不叫抄袭,直接复制粘贴),但8万元就能买个紧凑级车,还有触控显示屏车机、天窗、真皮座椅,这在当时来看,性价比相当高。

  两个品牌都是初出茅庐、产品配置价格差异都不大,消费者自然会选空间更大更有“历史”的比亚迪F3。这也就是为什么力帆520上市一年销量也卖不到1万台,而比亚迪可以做到F3月均8000台的原因。

  再者,2005-2006年吉利自由舰、金刚、远景、哈弗CUV、奇瑞风云4代、QQ陆续上市,消费者实际上可选的自主品牌产品并不少,虽然大家质量都比较一般,但相比刚出道的力帆质量和口碑还是要好一些。这也就更不难理解为什么力帆卖不好了。

  力帆造车开局不顺,但尹明善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毕竟造车的利润比摩托车要大不少。

  销量上去有钱了再搞原创也不晚,所以力帆开始走上了模仿设计的道路:2008年的620外观仿制了宝马3系、2009年的320复制了MINI的外观内饰、2017年的轩朗借鉴了福特S-MAX的外观内饰、2017年的X80移植了汉兰达的外观。

  力帆一边套用别家的设计,一边也在着手自己的原创产品:2011年的X60、2012年的720、2014年的820、2016年迈威。

  虽然力帆每年都保持2款以上的新产品推出,但车多并不等于卖得好,实际上力帆到2016年12月在迈威上才实现了单车月销过万的记录,这样的表现说是自主品牌中的三线水平也不为过。

  2007年的时候,力帆就开始着手谋求上市融资,但2008年到来的全球金融危机让力帆上市梦搁置,直到2010年才成功登陆A股。

  力帆成功上市,也让尹明善成功登顶重庆首富的宝座,这一年他72岁,身价超过110亿。

  上市后果然解决了钱的问题,并为此潇洒的过了几年。直到2013年,尹明善提出力帆要进入新能源领域,希望通过新能源实现弯道超车。这个节点开始搞新能源,相比于其他自主品牌来说算是比较早的。

  随后的发展也相当顺利,2015年力帆新能源车销量已经过万,并且还准备推出纯电车换电服务,力帆汽车似乎已经找到了新的发力点。

  2016年10月,力帆汽车被财政部宣布涉及新能源车“骗补”,并取消了力帆当年财政补助资金预拨的资格。也就是这一年,力帆首次出现了亏损,相比2015年净利润暴跌335.85% 。

  2017年,尹明善变卖了一些资产算是稳住了局势,亏损有所下降,可从2018年起,力帆的亏损就开始逐年加大。

  这不得不让尹明善再次大量抛售资产,换取现金维持公司生存。先是卖掉了拥有年产15万台乘用车的生产基地,获得33.15亿元,而后力帆又向车和家出售自家其中一个造车资质,作为交换,力帆得到了6.5亿元的收入。

  造车事业就像是一场马拉松,中途摔倒是常有的事,只不过,力帆这一跤帅得太狠,不得不让已经解甲归田的尹明善重新扛起大旗,去拯救他一手创办的企业。

  尹明善有自己的一套做事风格,他擅于在逆境之中布局实现翻盘。为了拯救力帆,他可是把毕生所学都用上了。

  尹明善有一子一女。女儿尹索微1987年出生,是尹明善和第二任妻子陈巧凤的女儿,持有力帆控股23.5%股权,是重庆80后“女首富”。

  儿子尹喜地,是尹明善与第一位妻子的儿子,1971年出生,现任力帆控股董事,也是力帆旗下乘用车、发动机等多家公司董事长。

  不过,早在2017年的卸任大会上,尹明善就谈及到了自己的接班人问题,尹明善表示大儿子对公司经营不感兴趣,小女儿年纪小,并不成熟。

  外界都以为尹明善会效仿福特汽车,让职业经理人和家族继承人交换掌管公司,可谁也没想到,时隔三年之后,尹明善会将自己的长孙女推上了执掌力帆集团的台前。

  “这是我的孙女,尹安妮。”4月27日,在重庆北碚力帆研究院会议室里,尹明善指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士,向公司高管和股东们介绍着。

  在这天举行的力帆股份临时股东大会上,一个重要议案便是审议尹安妮出任公司第四届监事会股东监事。

  经过投票后,这位1995年出生的尹家三代,正式出任公司第四届监事会股东监事。尹明善家族此前一直没有直系亲属进入公司,尹安妮是尹明善首个“三代”成员进入上市公司管理层。

  资料显示,尹安妮2017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经济专业,现任力帆控股副董事长。尹明善本人直言,尹安妮目前仍为在读研究生,专程休学一年以熟悉公司业务。

  显然,年仅25岁的长孙女,被尹明善寄予了厚望。为了让尹安妮能够轻装上阵,尹明善甚至揽下了9.88亿元的债务。

  临危受命的尹安妮面临的困难和压力不言而喻,想要迅速带领力帆走出泥潭几无可能,她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历练。

  力帆乘用车和盼达汽车“内斗”风波一个月后,力帆股份终于在几天前作出了回应。

  5月7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力帆股份承认力帆乘用车销售给盼达汽车的部分新能源汽车确实在运营中出现较多问题,主要表现为 LF7002EEV 车型质量问题频发;LF7004EV系列车型的换电电池因过度衰减、漏液及存在自燃隐患等。

  能够亲自承认自家产品存在质量问题的车企并不多,显然,尹明善去意已决,不想在汽车圈里玩了。

  目前,力帆大部分车型已经停产,只剩下X80、轩朗和820EV三款车在售。此外,力帆全车系没有一款符合国六排放标准,从这点也不难看出,力帆基本放弃汽车板块了。

  力帆在2019年年报中也提到过,公司业务重心将重新回到摩托车板块上,燃油车和新能源车方面要利用现有资源尽快回笼资金。

  用尹明善的话说,对于力帆而言,现在活下来比发展更重要,解决好债务危机,才有空闲去想未来发展。

  转战摩托车是尹明善的长远布局,但就目前来看,力帆的债务危机不得不寻求重庆市政府的帮忙。

  对于尹明善和重庆政府来说,力帆已经不仅仅是一家私营企业了,如今力帆集团陷入危机,重庆政府清楚,倒下了一家力帆,也意味着重庆市大大小小多个产业都会受到影响。

  不过,靠政府“输血”救助并非长久之计,想要重新获得新生必须要找到更多的办法。

  比如,海外市场或可成为力帆汽车目前的救命稻草。要知道,力帆汽车在俄罗斯、东南亚和非洲市场力帆表现相当不错,曾连续多年位列国内车企海外销量亚军,这块市场销量有望随着疫情消散而逐渐恢复。

  另外,摩托车业务正在重新成为力帆未来的战略重点,如何快速扩大这一市场,还需要尹明善在产品和营销上多下功夫。

  对于重出江湖的尹明善来说,推长孙女尹安妮提前进入上市公司、承接转移约9亿元债务、回归摩托车板块,能用的招数都用了,这一套组合拳能否发挥奇效为力帆带来新生?我们拭目以待吧。

 网站地图